| 網站首頁 | 本社介紹 | 新聞集粹 | 領導講話 | 參政議政 | 組織建設 | 學習研究 | 社員風采 | 
 | 社會服務 | 文苑擷英 | 入社申請 | 思想建設 | 社內精英 | 南嶺書香 | 歷史回眸 | 藝術天地 | 
  您現在的位置: 九三學社廣東省委員會 >> 文苑擷英 >> 美文欣賞 >> 正文 用戶登錄 新用戶注冊
站 內 搜 索
白云生處有人家——寧都大沽旸霽村
作者:九三學社珠海市委  …    文苑擷英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1926    更新時間:2018-9-28

繼前幾天的小源之行后,這次又去了大沽鄉的旸霽村。

走了大概一個小時的縣際公路后,往小布方向西拐約半小時的村道,就開始了去旸霽的山路了。我們在崇山峻嶺的羊腸小道上七拐八拐,走村串戶,傍晚時分到達了這個千年古村。

旸霽村是一個典型的山村,百十來戶人家,四面環山,山谷一塊平地。后山茂林修竹,小溪奔流。村前阡陌縱橫,地勢起伏。由于地處深山,人跡罕至,村里留守的人也不多,青壯年都帶著他們的孩子走出大山闖蕩世界去了。

旸霽村開基于北宋1035年,自此胡氏祖先挹山水之靈秀,集天地之精華,世居于此,耕讀傳家。村子里面祠堂林立,牌樓窗欞精雕細刻,門樓上的壁畫題詩栩栩如生情景交融。村頭的胡氏家廟青磚黒瓦,南向的門樓氣勢恢宏。屋頂上高低排列的封火墻,檐角飛動,遠看如一群秋雁展翅飛翔。沿著石階跨過門檻,寬大方正的廳堂,青磚鋪地,剛剛立秋,薄薄的青苔已經蔓延開來,顯得格外清幽。江南的祠堂老宅,融合徽派建筑的風格,里面的宗親孝義文化是必不可少的。高高在上的神臺上,供奉著先祖的畫像,下面正廳的兩面白墻,書寫著孝廉節義四個大字。至于天井的左右手,矗立的木柱或者石柱上,基本上都鐫刻了反映其家族的源流或者愿景的楹聯。不過在這胡氏家廟的大廳堂里,四根矗立的梁柱上,卻沒有看到片言只字,只有烏黑透亮的漆面,其上的內容不知是否如村里面曾有過的節孝牌坊和進士牌坊一樣,被湮沒在無情的歲月風雨中,還是被人為地毀掉了。

像這樣的古建筑,星散在村子里,既緊密相依,又相對獨立。用鵝卵石、青磚和麻石鋪成的村道,千年來人來人往,芳草萋萋,凹凸不平。有些年久失修的舊物,斷壁殘垣,卻仍不失當年的氣度。細細端詳,如同翻閱一本已經發黃缺頁的舊書,似曾相識,在時光交錯中恍惚。村子里家家流水,一條從山上引下的溪水從每家每戶的門前流過,清澈見底。水邊人家至今可以在岸邊洗菜洗衣。佛說,應如所住。的確,在這里,山環水繞,鐘靈毓秀,自給自足,怡然自樂。據說,村里村外有旸霽八景。宋末,文天祥勤王抗元,路過旸霽,為旸霽八景題句,云:“柏嶂晴云,蓮峰曉日,古寺閑花,村心古道,靈龜呈瑞,小橋流水,石井泉香,水口靈祠。”旸霽人也沒有辜負他們世代繁衍生息的這塊土地,自古以來耕讀傳家,治學修身,單明清兩朝,從這里走出去的秀才、舉人、進士就有兩百多人。

寧都作為當年中央蘇區的核心區域,這里的山村除了靈性秀麗之外,幾乎都有一個共同點——紅色記憶。走在旸霽村里,村口的胡氏家廟曾經是紅一方面軍總司令部舊址,門口的池塘對面,是毛澤東的舊居。再往村里走,蔥郁的后山下,一座門楣上題寫了“素峰翁祠”的祠堂,曾經是紅一方面軍醫院。沿著門前的小溪往東,拐角處,小橋流水的上方,是一戶人家的門樓,庭院里面曾經是紅一方面軍的總部所在地。可以想象,第一次反圍剿戰時期,這里就是戰爭的指揮中心。中央紅軍正是利用這里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和崇山峻嶺,以及良好的群眾基礎和充足的給養,與數倍于自己的國軍穿梭周旋,靈活運用毛澤東的十六字訣游擊戰術,取得了第一次反圍剿的勝利。戰后,毛澤東在這里寫下了豪氣干云的《漁家傲 反第一次大圍剿》:“萬木霜天紅爛漫,天兵怒氣沖霄漢。霧滿龍岡千嶂暗,齊聲喚,前頭捉了張輝瓚。二十萬軍重入贛,風煙滾滾來天半。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干,不周山下紅旗亂。”

與境內的其他農村一樣,在經濟建設的大潮下,這里的青壯年基本上都帶著他們的孩子走出了大山,只是在過年的時候回家熱鬧一陣。家鄉成為他們的驛站和短暫的棲息地。因此在平常,村子里顯得冷靜落寞。陶令不知何處去,桃花源里可耕田。還好,這里還有他們的土地房舍,還有外出游子對家鄉的一份牽掛。

天色漸暗,在回縣城的山路上,夕陽在層巒疊嶂之中緩緩西沉。漫天的晚霞,亂云飛渡。遠遠近近的歷史,在群山中回響。

文苑擷英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文苑擷英:

  • 下一篇文苑擷英:
  •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