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站首頁 | 本社介紹 | 新聞集粹 | 領導講話 | 參政議政 | 組織建設 | 學習研究 | 社員風采 | 
 | 社會服務 | 文苑擷英 | 入社申請 | 思想建設 | 社內精英 | 南嶺書香 | 歷史回眸 | 藝術天地 | 
  您現在的位置: 九三學社廣東省委員會 >> 文苑擷英 >> 美文欣賞 >> 正文 用戶登錄 新用戶注冊
站 內 搜 索
如果你遇見
作者:省二醫支社 王朦夏    文苑擷英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1568    更新時間:2018-9-20

你們若恰好路經查令街十字街84號,請代我獻上一吻,我虧欠她良多。

 

讀完這本書的最后一句話,合上書本,似乎感受到了他們二十年間彼此來信的溫情。無比羨慕他們之間的“遇見”。這是一部講述人間溫情的故事。一部在生活里找到知音,并得以終身精神圓滿的故事。

 “查令十字街”,是倫敦無與倫比的舊書店一條街,是全世界愛書人的圣地;“查令十字街84號”,是一本93頁的小書,是一疊悠悠20載的書信集。那書信的一端,叫漢芙·海蓮,是一個酣暢淋漓的性情女人,是一個愛書成癡、窮困潦倒的紐約編劇;書信的另一端,叫弗蘭克·德爾,是一個矜持穩重的英倫紳士,是一個為海蓮尋舊書20載的謙謙君子。

他們第一次通信,是在1949年,有一天,嗜書成命的海蓮在報上看到書店的廣告,從紐約千里來函,索買她在世俗的紐約已經無計可施、遍尋不得的舊書。于是,陌生的客人海蓮不停地來函索書,敬業的店員弗蘭克不停地找書供書前者看了好書欣喜若狂,看了壞書驕蠻大罵,后者常跑到鄉間,到處拜訪私人宅邸,搜尋待售的舊書。一本《項狄傳》居然找了三年多才找到,而《坎伯雷故事集》花了四年,期間買主未曾起心動念去別的地方買,而賣主也從不曾忘記一直尋找的。因為她知道他們不會忘記,他們也知道她是不會去別的地方捷足先登一家書店除了利潤還有專業,一位讀者除了閱讀還有思考。彼此對書的尊重到達極致,成了惺惺相惜的關愛,于是有了戰時的食品禮物有了回贈的照片和桌布。一份從未被辜負的信任,一對兒彼此忠誠的買賣雙方,一股源于書和知識的尊重,遠遠超過一段臆想的萌動愛情。

海蓮和弗蘭克他們之間,慢慢地,有了像親人一樣的情感。他們有時在閑話家常,但大多時候,是在談書。她曾把他稱作“唯一了解我的人”,她對他信任如斯。他卻是早已為人夫、為人父的君子,通信三年,他仍禮儀周全,固執地稱她作“漢芙小姐”。但他去后,他的妻子揭露他們有“如此相通的幽默感”,他“曾那么喜愛讀她的來信”。這情感,天涯相系,隱而未發,別任何和愛有關的語言,都從未曾見他們輕輕起于唇端。

海蓮太窮了,于是整整20年,他們緣慳一面。直到1969年的某一天,一封絕望的信件,宣告了這個“一生之愿”永無可能再實現:弗蘭克因病去世了.....。

 

常常會有這樣的感覺吧,覺得自己就像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多想推開一扇窗,就在窗外遇見一個能懂我一切的你,就像海蓮遇到弗蘭克。

可是,讓我如何遇見你?

再次看他們書信往來,只覺得時光是充滿了緩慢韻律的流逝。就是被一個人慢慢唱,另一些人慢慢和的平淡生活,但因為文字的濃縮,它變得緊湊而充滿情趣。我對于海蓮最終無緣見到弗蘭克并不遺憾。生命中所需的已經彼此給予和得到,見與不見已毫無意義。那些由長久歲月串聯的記憶已經被好好珍藏。借海蓮一封信里的一段話“我打心里頭認為這實在是一樁挺不劃算的圣誕禮物交換。我寄給你們的東西,你們頂多一個星期就吃光抹凈,根本休想指望還能留著過年;而你們送我的禮物,卻能和我朝夕相處、至死方休;我甚至還能將它遺愛人間而含笑以終。”

最好的遇見,應該是書籍吧。在閱讀的過程里,我們和不同時代的人交流著,我們因著彼此思想的碰撞而激動不已。但我們不能與作者爭吵與討論。也許會讀另一些與之相關的評論,我們可以恣意的態度,宣泄一下無法交流的焦灼和深刻的領會。

《愛情的另一種譯法》,一針見血道出查令迷的心聲: “當愛情以另外一種方式展現鋪陳時,也并非被撕去,而是翻譯成了一種更好的語言。上帝派來的那幾個譯者,名叫機緣,名叫責任,名叫蘊藉,名叫沉默。還有一位,名叫懷戀。” 早已將此文印記在心,再次翻到書的最后一頁并默念:你們若恰好路經查令街十字街84號,請代我獻上一吻,我虧欠她良多。 

文苑擷英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文苑擷英:

  • 下一篇文苑擷英:
  •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