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站首頁 | 本社介紹 | 新聞集粹 | 領導講話 | 參政議政 | 組織建設 | 學習研究 | 社員風采 | 
 | 社會服務 | 文苑擷英 | 入社申請 | 思想建設 | 社內精英 | 南嶺書香 | 歷史回眸 | 藝術天地 | 
  您現在的位置: 九三學社廣東省委員會 >> 南嶺書香 >> 新書介紹 >> 正文 用戶登錄 新用戶注冊
站 內 搜 索
“盡精微”方可“致廣大”
——讀祁小春博士新著《山陰道上:王羲之研究叢札》
作者:書法報白…    南嶺書香來源:書法報    點擊數:9799    更新時間:2010-1-22

 

學術的進步,一方面取決于研究內容的深入,另一方面則表現為學術方法的更新。日新月益的時代,學術方法同樣應該推陳出新。但是,在學術研究過程中,針對研究對象的特點,選擇適當的方法研究,其實是最為重要的。

中國傳統的學術研究以重疏證的漢學和重達意的宋學為兩大流派。由此,考據和義理成為傳統學術最基本的研究方法。“考據”的方法,以辨音析字及核實校正文獻史料等為主要內容。漢學從輯補、校正、訓詁入手,從而形成了重考據訓詁的研究方法。“義理”之學,是區別于經文考據、重于經義闡述。宋學擺脫漢學的章句之學,從經書的要旨、大義、義理著眼,去探究其豐富的內涵,闡釋微言大義。時至清代,乾嘉學派主張“義理、考據、詞章”的劃分,主張學習漢代學者用實事求的態度闡明典籍古義的方法,用以糾正宋明理學的空疏弊病。到了民國初年,王國維強調在學術研究上既能實證分析,又能理論概括,從而使傳統學術臻于自覺地位。而一場“問題與主義”之爭將學術研究逐步引向了以“立論”為先導的學術路向,由此開辟了以理論觀念為支撐來統領學術研究的新的方法論構架之先河。與 “考據”、“義理”不同,“立論”的方法突出強調研究者在行文之前要有明確的研究立場,有“論”可依使得一般的學術論爭可能轉換成為的關乎立場的世界觀之爭。現代學術史上的很多論爭,都與“立論”的方法論相關。而近三十年來,學術上迎來了中西匯流,各種主義涌入中國,諸如,“存在主義”、“新康德主義”、“新歷史主義”、“結構主義”、“解構主義”、“女權主義”等等。新的思維模式的轉變促進學術研究方法的創新,眾多學術成果應運而生。

當前學術成就碩果累累,從學術研究的方法來考量,傳統的“考據”、“義理”、“立論”逐漸淡出學人視線,取而代之的是對各種新方法、新角度的厚愛和眷顧。時下學人有一種關注大事件、思考大問題,遺忘小問題、忽視小角度的傾向,導致文章中出現“高深莫測,大而化之,玄之又玄”的文風,這不免讓人深感缺憾。然而,當我拜讀由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出版的祁小春博士的新著《山陰道上:王羲之研究叢札》后,有種“芥子納須彌”的開闊境界。

只要您對當代書法史略有了解,就一定會知道著者祁小春。二十多年來,他始終如一地在書法史的沃土上辛勤耕耘,如今堪稱國內外王羲之研究領域的佼佼者,是廣州美術學院的知名教授。還記得兩年前,小春博士曾以洋洋巨著《邁世之風——有關王羲之資料與人物的綜合研究》(臺北:石頭出版社,2007年)而享譽書法理論界,從文獻學的角度對王羲之的史料仔細爬梳,為時下的書法史研究做出良好的示范。此番再次發力,不知將以何種角度闡釋王羲之——這個中國書法史上的頭號人物。

《山陰道上:王羲之研究叢札》,既為札記,便從小處落筆,采用以小見大的方法,在不為人注意的地方著墨,為“盡精微”的佳作。全書分為上下兩編。上編是關于《喪亂帖》、《蘭亭序》以及王羲之尺牘的專題系列研究,下編為三篇研究論文。正如作者在自序中所說,“上編收錄的研究札記多為一些細小瑣碎的問題議論。倘若籍此而以小見大,引發出較深層的問題探討,更于此有所發明,亦不失為一種有益的研究方法。”我以為,這正是一種“盡精微”而“致廣大”的探索與努力。且看,《王羲之為何“不欲觸霧”?》,因為“霧氣”不屬于慣常的問候語,由此產生疑問,經過很多史料考證,由“觸霧”引發魏晉時期的特定文化;《試解晉人尺牘首行字跡偏大現象》一文,反復枚舉多種尺牘圖版,進行對比分析,從文字內容、書寫字體、書信保存方式等多個方面進行考證;《從“遲”字推論得〈遠嘉興書帖〉之偽》中因“遲”字不合乎王羲之尺牘常見的釋義,而判斷《遠嘉興書帖》可能作偽……這些觀點都是從常人不經意處入筆,想前人所未想,發前人所未發。

筆者以為,《山陰道上:王羲之研究叢札》的成功之處,除了“小中見大”的方法,更重要的是考據方法論的采用。這種真正從史料出發,講求樸實文風、細致推理、嚴謹考證、有力闡述,全無大而無當的臆測,是真學問、大學問,值得推崇,值得稱道。時下的學術研究,汲汲追求西學某某理論作為支撐,小春博士的新著,如春風化雨般為當下的書學研究注入一汪清泉,給人以“絢爛之極歸于平淡”的審美愉悅。我們倡導“茍日新,日日新”的研究精神,但針對不同的研究對象,只有運用恰當的研究方法才能實現學術研究的初衷。對于傳統的書學研究尤其如此。本書的成功,不正是表明了研究方法論上的“古不如新”、“中不如西”的片面與荒謬?

陸侃如在《中古文學系年》中總結文學史的寫作,曾如是說:“文學史的工作應包括三個步驟:第一是本岸的工作—對作者的生平,作品年月的考定,字句的校勘、訓話等。這是初步的準備。第二是史學的工作—對于作者的環境,作品的背景,尤其是當時社會經濟的情形,必須完全弄清楚。這是進一步的工作。第三是美學的工作—對于作品的內容和形式加以分析,并說明作者的寫作技巧及其影響。這是最后一步。三者具備,方能寫成一部完美的文學史。”以此為鑒,竊以為,小春博士的新著為反思當下的學術研究方法提供了某種啟示。

 

《山陰道上:王羲之研究叢札》,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200912

定價45元。

(原文刊載于《書法報》及《書法導報》)

南嶺書香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南嶺書香:

  • 下一篇南嶺書香: 沒有了
  •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11选5走势图